对孙中山的纪念活动
时间: 2008-09-24 | 文章来源: 民革中央
字号:

七、对孙中山的纪念活动

纪念伟大的革命先行者孙中山先生!

纪念他在中国民主革命准备时期,以鲜明的中国革命民主派立场,同中国改良派作尖锐的斗争。他在这一场斗争中是中国革命民主派的旗帜。

纪念他在辛亥革命时期,领导人民推翻帝制、建立共和国的丰功伟绩。

纪念他在第一次国共合作时期,把旧三民主义发展为新三民主义的丰功伟绩。

他在政治思想方面留给我们许多有益的东西。

现代中国人,除了一小撮反动分子以外,都是孙先生革命事业的继承者。

我们完成了孙先生没有完成的民主革命,并把这个革命发展为社会主义革命。我们正在完成这个革命。

…………[注1]

上面是一九五六年十一月十二日毛主席为纪念孙中山先生诞辰九十周年所写的文章,读来感到无比亲切,令人振奋不已。想想我们民革的创立以及今日之地位,无不是民革同志高举中山旗帜,继承中山精神的结果。民革同志看到中共中央毛主席对孙中山先生有这样高的评价,谁能不感动、不受到鼓舞呢?从而下定决心更好地学习中山先生“全心全意地为了改造中国而耗费了毕生的精力”,“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精神,而奋起为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竭尽绵薄之力。听说有一次何香凝去看宋庆龄,两人捧着这篇文章流下了感激的泪水。

一九五六年十一月十二日,首都各界人民隆重举行纪念孙中山先生诞辰九十周年大会。中共中央和国家领导人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等出席了大会。民革中央主席李济深、副主席何香凝在大会上讲话,其他民主党派和各界人民的代表也讲了话。

十一月十三日民革中央举行茶话会,邀集各地来京同志座谈参加纪念活动的体会,会议开得生动活泼。这年不少同志以人大代表、政协委员身份曾到各地视察,会上谈了不少亲身见到的有关祖国建设、社会风气、市场情况、劳动干劲、人民生活、好人好事等等,神州大地一片欣欣向荣的新气象,从而对跟着共产党走社会主义道路进一步树立了坚定的信心。

由于毛主席发表了对孙中山先生评价极高的文章,许多同志很关心孙夫人的近况,并且提出:孙夫人既担任一届民革名誉主席,现在毛主席也说:“现代中国人,除了一小撮反动分子以外,都是孙先生革命事业的继承者。”我们民革是继承孙先生革命事业的政治团体,为什么不请孙夫人继续领导我们?

梅龚彬秘书长作了如下答复:一九四九年七月,邓颖超从上海电复周恩来,告知孙夫人的情况。[注2]宋庆龄抵平后,李济深、何香凝多次趋访,请她对民革工作给予指导。她说:“我已表示不参加任何团体业务。”“你们领导民革继承孙先生的遗志,我是很感激的。从这点上说,民革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今后还要通力合作……”梅说:“孙夫人在首届人民政协大会发言,称颂‘中国共产党正在把孙中山先生所草拟的中国工业化的计划骨干,给与具体的内容。’[注3]这对当时不少民革同志的思想给了很大启示和帮助:连孙夫人也讲孙中山的事业要靠中国共产党来完成,那么,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就更容易心悦诚服。”梅还告诉大家,李济深主席和何香凝副主席经常写信向孙夫人汇报民革工作,孙夫人也有信来,关心民革同志。

一九五○年十一月二十三日,二届四十三次常会决定,订于十一月二十五日召开二中全会预备会,十二月四日召开二中全会,拟向全会提出“确定抗美援朝,保家卫国为民革当前中心政治任务的决议”案。在这次常会上,邵力子提出:“孙夫人一向关心民革工作,这次二中全会意义重大,适逢孙夫人在京,理应请她参加指导。”邵的提议立刻赢得一片掌声,决议备函邀请。

会后,我特为此事问过梅龚彬。梅说:“这事使我很为难。信好写,邵先生看后也满意,但如何送交孙夫人呢?我只好硬着头皮请任公转交。任公笑着说:‘送封信也好,表示民革同志对孙夫人的怀念和尊敬。”任公挥毫写了’请何香老面陈孙夫人,并代问安’,然后说,孙夫人常到何府。”

后来,何香凝代表宋庆龄向民革同志表达了谢意;并介绍了宋在上海积极为抗美援朝、保家卫国作出的努力,大家深受鼓舞。十二月六日,二中全会第三天,发出《向宋庆龄同志致敬电》。

孙夫人在解放前指责蒋介石背叛了孙中山,在新社会仍念念不忘孙中山对中国的功勋,在任何会议的讲话中以及发表文章时总要提到孙中山先生。对此,我深有感触,并想到何香凝也是这样一位典型人物。她崇敬孙先生对辛亥革命所立下的功勋:在中国推翻了几千年的封建制度,在亚洲建立了第一个共和国。

一九五四年元旦,民革组织了有四十八位同志参加的笔谈会。何香凝大谈孙中山。她说:“孙中山先生早在三十年前就主张三民主义,其中最重要的是‘民生主义’。所谓‘民生主义’就是希望达到国家富强、人民康乐的目的。”“我参加同盟会之时,目的在求中国之自由平等,推翻清朝专制统治,为人民解除痛苦,改善生活。奋斗数十年,只有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才达到目的。”[注4]何还坚决地说:“我们民革的任务,就是要不厌其烦地宣讲孙中山为什么要提倡三民主义,提倡三大政策,从而让青年一代更懂得热爱共产党,热爱社会主义制度。”

开国以来,在中国共产党的关怀和支持下每逢十一月十二日和三月十二日孙中山的诞辰和祭辰都举行纪念活动。我凡在北京,基本上都要参加。除上述中山先生九十周年诞辰纪念大会极其隆重外,纪念孙中山逝世三十周年的活动也很隆重。那天,李济深、张治中、龙云、邵力子、陈劭先、陈铭枢、陈其瑗、王昆仑、梅龚彬、许宝驹等一百余人前往西山碧云寺孙中山纪念堂献花致敬。我看到纪念堂已经过翻修,焕然一新。堂内有新塑的孙中山像和一九二五年苏联政府送来的水晶棺。门上有宋庆龄亲笔所题“孙中山纪念堂”红色横匾。

默哀、献花仪式后,李济深照例要到山上瞻仰中山先生衣冠冢,我们也随他上去。李对我们说:“今天是孙中山先生逝世三十周年纪念日,看到碧云寺整修得比原来还好,但不知南京中山陵、上海中山故居,广东中山县孙先生故居的情形如何,我想再到这三个地方瞻仰。”

不料因种种原因,特别是一九五七年反右运动以后,直到一九五九年李济深与世长辞,他都没能完成这一心愿。特别令人感动的是,一九五七年春他就开始身体不好,这年的三月十二日便没去碧云寺,由蔡廷锴、张治中等前去参谒瞻仰。迨至十一月十二日举行了孙中山先生诞辰九十一周年纪念后,李济深临时倡议去碧云寺,六十多位民革同志随往凭吊孙先生衣冠冢,我亦随同前去。李济深对中山先生纪念活动的虔诚,迄今留给我极深的印象。好在即令在搞政治运动的年代里,对于每年两次纪念孙中山的活动总还坚持举行。我常想到李济深未完成的心愿,我应该去完成。于是我特地到南京晋谒中山陵,献了花圈;又到上海中山故居瞻仰,向孙先生遗象鞠躬致敬,缅怀先生生平事迹;但是广东中山县故居尚未及趋访,即遇“文革”到来。

“文革”初期,“四人帮”诬蔑孙中山是“牛鬼蛇神”,下令封闭了纪念中山先生的各类场所。孙中山诞辰和祭辰纪念也被迫停止举行。一九七二年十一月和一九七三年三月,周总理亲自批准恢复每年两次纪念孙中山的活动,由全国政协、民革中央、中共中央统战部出面举行纪念仪式,并发布消息和参加纪念活动的人员名单。

在宋庆龄、李济深、何香凝的身教之下,民革成员和社联人员都无比敬仰孙中山先生。

 

注释:

1.见《毛泽东选集》第五卷1977年4月人民出版社版第311页。

2.见《五星红旗从这里升起》1984年9月文史资料出版社版第71页。

3.同[注3], 第314页。

4.见《民革汇刊》1954年第44期第6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