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方针的提出和完善
时间: 2008-09-24 | 文章来源: 民革中央
字号:

四、工作方针的提出和完善

五全大会之后,各地民革积极恢复工作,健全组织,做了大量工作。一九八○年六月四日,民革中央派出三个工作组分赴京津、四川、广东进行调查地方恢复组织和开展工作的情况。京津组由甘祠森、廖运周负责;四川组由吴茂荪、邵恒秋负责;广东组由我和贾亦斌负责。七月中旬先后回京,广东组则于八月初才回京。

九月十日,民革《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修改委员会举行第一次会议。朱蕴山、王昆仑、刘斐、钱昌照和我为宪法修改委员会委员,甘祠森为秘书长。

九月十四日起开了三天常会扩大会议,听取和讨论《关于民革五全大会以来的工作情况的汇报》;修改《民革中央关于加强工作的几点意见》;并就召开五届二中全会有关问题交换意见。

十一月二十日,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法庭公审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案的十名主犯,选派吴茂荪为审判员,民革中央机关各级负责人分批旁听。

综上所述,。当时民革工作多方面地迅速展开,快得出人意料,一时之间难免出现不同意见。主要有:1.以参加国家政治生活为主;2.以为四化服务为主;3.以对台工作为主。同时,都认为当时人手不够,不能一下子全面铺开。我认为,在意见没有统一之前不宜过早召开二中全会,大家同意我的意见,决定召开全国工作会议。这是一次探讨性质的会议,由我主持,贾亦斌协助我,负责会议的具体领导工作。

十二月十七日至二十六日,召开了一九八○年全国工作会议。屈武致开幕词。这次会议主要是在学习文件的基础上提高思想,统一认识;总结民革的各项工作,交流经验,解决问题,进一步把民革工作活跃起来。会议还讨论了全国政协五届三次会议决议中提出的“参加政协的各党派、各团体,都有宪法赋予的权利和义务范围内的政治自由、组织独立和法律上平等的权利,都有在政治上、组织上对自己的问题作出决定,独立负责开展工作”的方针。大家认为在新的历史时期,重申这一方针,对于民革成员具有重大的鼓舞和策励作用。

在研讨中,争论较大。如果说五全大会是争议最小的一次会议,那么这次工作会议在不涉及人事安排的情况下,争议却是最大的一次。本来决定研讨性质的会议不作总结,但在与会同志强烈要求下,临时作了一个会议总结,以便各地代表回去传达。由于意见不同,这个总结就倒了两次架子。朱培根、郝军、张子伊三位起草的同志连着三夜没有合眼,才赶出来的。会议上的主要分歧有:

1.在加强政治思想工作上,由于在“文革”中受到迫害和批判“两个凡是”之后,在一些民革同志之间产生了一种心态,不愿提“毛泽东思想”,更不愿提。作为我们的指导思想”。在五全大会修改党章的报告中,我谈了四个问题,其中一个就是“真诚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我说:“民革本身的历史也完全证明,真诚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我们必须坚持的一个根本原则。”[注1]真诚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就是要以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作为我们的指导思想。”[注2]这是我当时坚持加进去的,但在那次会议上没有引起争论。在全国工作会议的总结中,我们又坚持写道:“不少同志在学习中体会到,为了正确理解十二字方针,既要政治上的自由又不搞资产阶级自由化;既要组织上的独立自主又不闹独立性;既要法律上的平等又要更好地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注3]这就引起了很大的分歧。有些同志认为一个工作会议的总结,不必写入这些内容。他们认为:“做好新时期的思想政治工作,我们都缺少经验,以现在起……摸索和创造出一套行之有效的经验和方法。”不要动不动就提出“资产阶级自由化”。

2.在工作方针上,提出以四化为主还是以对台为主的问题。一般说来,原国民党军政人员,以及有“三胞”关系的成员,主张以对台工作为主,以发挥民革的优势。一些知识分子成员则认为统一祖国是长期的任务,多做少做,一下子看不出成绩来;为四化建设服务比较现实,是当前使民革工作活跃的唯一途径。

3.在发展对象上,总结认为:“为了逐步解决民革成员老化问题,我们可以吸收一些中年知识分子……,对原国民党及与国民党有关系的,或有代表性人物的第二、三代,应积极发展,以便对‘三胞’和对台工作更为有利。”[注4]

有的同志认为:“我们把发展组织的重点放在国家机关和企业单位的在职人员。对机关内那些与原国民党的历史不多或无关系的中上层,或年纪较轻、政治上进步的中下层,可以放手吸收。”

为了更好地统一思想,我与甘祠森、吴茂荪、贾亦斌,邀集有关与会同志进行座谈,广泛征求意见。然后,我又特意请朱蕴山以闭幕词的形式来作这次会议的总结。尽管研讨中争议较大,但终于统一了思想。因而这次会议的收获很大,对开创民革新局面起了积极的推动作用,主要有如下三点:

1.兼顾大家的意见,提出了:为四化服务是民革组织的中心任务,争取台湾回归祖国是民革的重点工作,在这次会议上虽然没有作为民革的工作方针提出,但为以后制定工作方针打下了基础。一九八一年十二月,五届二中全会正式提出“以四化建设为中心,以促进祖国统一为重点的方针”。一九八一年十二月,五届三中全会重申了“以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为中心、以促进祖国统一为重点的新时期民革工作方针”。直到一九八三年十二月六全大会,最后确定为。以服务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为中心,以促进祖国统一为重点的方针”。一九八七年二月,全国代表会议在原工作方针的基础上又进一步制定了民革今后的工作布局:“以加强自身建设为基础,以促进‘一国两制’的实施为重点,积极参加改革、开放、搞活和两个文明建设,积极参政议政,为统一祖国、振兴中华的总目标服务。”

我认为,在形式上无论如何表达,实际上从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和《告台湾同胞书》发表以来到民革成立四十周年的十年里,“以四化为中心,以对台为重点”的工作方针起了很大的作用,它指导我们从这两个主要方面去调动成员和联系人士的积极性共同完成国家的各项政治任务。

2.工作会议肯定了办学是率先开拓的一个为四化服务的新领域。会上由十余个地方民革代表汇报兴办业余学校的经验,从中选择了北京中山业校、杭州长征业校、苏州中山业校等五所办得较好的地方代表,联名提出民革办学的倡议。会后,各地民革普遍兴办了业余学校,充分体现了民革在办学上的优势。

3.工作会议举办的陈列室,展出了二十五个省、市、自治区组织送来的图表、照片和展品实物,显示了民革恢复工作近两年来各方面取得的成绩。通过交流经验,代表纷纷表示民革在四化和对台两个方面潜力很大,回去之后一定大力开展当地民革工作的新局面;图表还显示了委员、干部和成员的老化现象非常严重,从而在积极发展组织上大家一致产生了紧迫感。中共中央统占部副部长平杰三、童小鹏亲临陈列室指导,给民革工作以较高评价。

一九八一年四月三十日,朱蕴山病逝,终年九十四岁。垂危时我去看他,他握着我的手久久不放,重复说“拜托!”“拜托!”想他一生从事民主运动,临终前犹念念不忘民革事业。老一辈民革同志创业维艰,我们要遵循他们所选择的道路坚定地走下去。

五月二十九日,宋庆龄在北京逝世。民革中央当日发出唁函,沉痛悼念。我和王昆仑、屈武等分别在报刊撰文表示深切怀念。

一九八二年九月,民主党派领导人应邀以来宾身份参加了中国共产党第十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听了邓小平的重要讲话。大会强调了统一战线的重大意义,它在民主革命时期是使我国革命获得胜利的一个重要“法宝”;在社会主义建设时期,它仍然发挥着十分重大的作用。中国共产党要继续坚持“长期共存、互相监督、肝胆相照、荣辱与共”的方针,加强同各民主党派、无党派民主人士、少数民族人士和宗教界爱国人士的合作。必须尽一切努力,进一步巩固加强由全体社会主义劳动者、拥护社会主义的爱国者和拥护祖国统一的爱国者组成的,包括台湾同胞、港澳同胞和国外侨胞在内的最广泛的爱国统一战线。

同年十二月,全国人大五届五次会议通过了新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宪法序言把爱国统一战线和人民政协的作用通过根本大法固定下来。与此同时,全国政协五届五次会议通过了《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章程》。接着民革召开了五届三中全会,根据新宪法和新的政协章程,民革章程需要作相应的修改,中央领导机构也有待于进一步加强,为此,会议决定提前于一九八三年下半年召开六全大会。

从五全大会以后的四年,是不平常的四年,是我们民革沿着中国共产党十一届三中全会路线阔步前进的四年。这四年是民革历史上最活跃、最有生气的时期。四年来,我们在指导思想上完成了拨乱反正的艰巨任务,把工作着重点转移到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上来,并做出了显著的成绩;同时,结合民革的特点,在促进祖国统一工作上也做了大量的工作。我们的各级组织,不仅恢复,而且有了进一步的发展。我们民革的组织面貌和成员的精神面貌已经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实践证明,五全大会不仅是一个团结的大会,而且是一个进步的大会。

 

注释:

1.见《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重要文件汇编》(第二编)第166页。

2.同[注1], 第167页。

3.同[注1], 第208页。

4.同[注1], 第21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