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王昆仑同志
时间: 2008-09-24 | 文章来源: 民革中央
字号:

纪念王昆仑同志

朱学范

(1985年9月1日)

 

民革中央主席王昆仑最近因病离开了我们。我与他有将近半个世纪的战斗友谊,一旦诀别,心情极为悲痛。

一九四一年皖南事变发生后,在周恩来同志的支持下,王昆仑同志与王炳南、许宝驹、邓初民、阳翰笙、屈武、高崇民、刘仲容、赖亚力、侯外庐、阎宝航、谭惕吾等同志在重庆发起组织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革命组织——中国民主革命同盟(简称小民革),在国民党内部联合抗日力量,坚持抗战、团结、进步,反对妥协、分裂、倒退,积极从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工作,开展民主活动。当时,我也在周恩来同志的支持下,吸收解放区总工会加入中国劳动协会,团结起来开展统一的工人运动,所以有机会认识王昆仑同志。当时他三十九岁,比我大三岁,长得非常清秀,看起来比我还年轻。初次见面,他那学者的风度,就令人敬慕不已。他是江苏无锡人,我是上海人,我与他在山城相识,由于乡情相通,很快熟悉起来。

王昆仑同志早年在北京大学读书期间,参加“五四”运动,反对帝国主义和北洋军阀。1922年,以学生代表身份,在上海见到孙中山先生,受到革命的启示,回到北京后,组织进步学生,进行革命活动。1926年王昆仑同志奔赴广东,担任黄埔军校潮州分校教官,后随军北伐。1927年春目睹蒋介石叛变革命,愤而从事反蒋民主斗争。

1931年“九·一八”事变,由于南京政府采取不抵抗的错误政策,东北三省陷入敌手。在民族危机紧要关头,王昆仑同志追求真理和进步,寻求救国自强的道路,团结爱国青年,组织读书会,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积极响应中国共产党的号召,投入抗日救亡运动。这时,王昆仑同志的思想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开始了从一个爱国的民主主义者向共产主义战士的转变,于1933年,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为中国人民的民族解放事业做出了重大贡献。

当时,我与王昆仑同志接触中,并不知道他是共产党员。1943年初,谭平山、王昆仑、陈铭枢、杨杰、郭春涛、朱蕴山等同志,以座谈时事的形式,联系和团结国民党上层人士。在此期间,有两件事给我的印象极深,一是王昆仑同志多次介绍他从事团结国民党内的爱国力量进行反蒋活动的经验,强调只有共产党才能领导中国革命,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后来,我在香港追随李济深、何香凝等同志发起筹建民革,并奔赴大洋彼岸会见冯玉祥将军,共商成立民革组织大计,都与王昆仑同志对我的影响分不开的。

二是,我看到王昆仑同志于1941年在《中苏文化》杂志上发表的祝贺冯玉祥将军六十寿辰的寿诗十首,歌颂冯的革命斗争和抗日战绩,读来十分动人。诗中有“民生疾苦萦孤抱,国族兴衰系两肩”之句。当时,我认为不仅适合于冯将军,而且也适合作者王昆仑同志。这两句诗给我的影响极深,迄今还记得很清楚。另外该诗对冯将军的“丘八”诗和“菜花黄”诗,以及对冯诗中“穷小子,冯玉祥,坐地拉风箱”之句,都十分赞赏,也深铭我的心中。

后来,他与谭平山等同志发起组织三民主义同志联合会(民联),积极团结国民党内的爱国民主力量,掩护和营救被捕的中共地下党员和进步学生做了大量工作。

1949年初,王昆仑同志从美国回来,我们一道参加筹备并出席第一届人民政协。王昆仑同志历任一、二、三、四届人大党委,五、六届全国政协副主席,北京市副市长,民革二、三、四届常委,宣传部长,五届中央副主席、代主席、主席,六届中央主席。他为民革的建设,耗费了大量心血。在我们长期合作共事中,他对我的帮助是很大的。

1959年9月28日,在人民大会堂举行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十周年大会,刘少奇同志致词。民革中央主席李济深代表各民主党派,无党派民主人士和工商联,向毛主席献词。我与王昆仑座位相近,他对此会深有感触,连夜写了《歌唱东西长安街》的长诗一首,共五段,歌颂“十年伟绩成飞跃,人民干劲飞冲霄,来日宏规谁能料?”“直向共产主义远大前途进”。“长安街,街长安,人民大道光辉灿烂,幸福绵延万万年”。1961年又写《碧云寺松》及《山河新貌十首》等长诗,歌颂中国共产党、歌颂社会主义制度。特别是他负责创办《团结报》,对民革党员和联系人士,进行了许许多多爱国主义和社会主义的思想教育,为民革的思想建设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十年动乱期间,王昆仑同志受到严重迫害,他坚决抵制,显示了无私无畏、刚正不屈的精神。王昆仑同志坚决拥护中国共产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路线、方针、政策、支持党中央实行改革和开放的方针,和党中央在政治上保持一致。他非常关心落实“冤假错”案的工作。在我兼任民革中央组织部长之际,他对民革的组织工作提出了很多宝贵的意见,对于民革工作的恢复,起了积极的推动作用,对此,我是很感激的。

王昆仑同志特别关心祖国和平统一大业,不断发表谈话,呼吁台湾和海外的亲朋故旧,响应祖国号召,为实现第三次国共合作,共竟统一祖国,振兴中华的历史伟业而努力。

王昆仑同志爱国的一生,是不断追求真理、追求进步的一生。他坚持为党和人民事业而奋斗到最后一息的高贵品德,将永远留在我们的心中,是我们学习的榜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