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中山先生在温哥华、西雅图、波特兰、斯波肯的活动 赵雅书
时间: 2008-10-16 | 文章来源: 民革中央
字号:

一、引言

北美洲西北区是华人极为活跃的地区之一,是仅次于美西加州及美东纽约,全北美洲第三大华人聚集区。早期此地华人多为粤人,尤其台山人更占多数,如现今美国华盛顿州州长骆家辉,祖籍即为台山,华侨多同情革命,孙中山先生居美时,虽以加州为大本营,然为求革命获得普遍支持,曾多次访问此区。早期温哥华(Vancouver)译音云高活,西雅图(seattle)译音舍路,波特兰(Portland)译音砵仑,多为台山发音。

二、首次访美

虽然早在清光绪五年(1879)孙先生十四岁的时候,就已去过檀香山,但当时檀香山尚属美殖民地,不是美国本土。1、孙先生的第一次抵美,应在1896年孙先生的第一次广州之役失败后次年6月28日,自檀香山抵旧金山,是为孙先生首访美大陆,联络洪门致公堂,并乘火车横贯美洲大陆,到达纽约。这一次旅行,沿途所过多处,或留数日,或留十数日,所至皆说以祖国危亡,清政腐败,非从民族根本改革,无以救亡,而改革之任,人人有责,然而劝者谆谆,听者终归藐藐,其欢迎革命主义者,每埠不过数人或十数人而已。然华侨中不乏反清团体,其中以洪门致公堂势力为最大,会员亦最众,其原来宗旨为反清复明,故与之连络,观其赞助革命,共襄大举。2、这一次旅行,沿途所过多处,记载不明确,迄9月23日赴英、滞美约有三个月之久。

三、首访温哥华

1896年孙先生在伦敦蒙难获释,次年(1897)六月三日(阴历7月2日)即乘努美丁(S.S.Numidian)号轮船由英起程赴加拿大,六月十二日(7月11日)抵加拿大之Montreal,由基督教美以美会接待,六月十四日(7月13日)乘火车赴温哥华,六月二十日(7月19日)乘火车赴附近之南尼亚木(Naniamo),四日后复往(7月24日),对当地侨胞从事组织工作。(按此地国父年谱可能记载有误,因Naniamo与Vic toria同属温哥华岛,从温哥华去,一定要搭船,不可能搭火车),六月二十一日(7月20日)抵 Victoria,初寓美以美会,继迁哥马廊街(Carmaront Street)李元昌公司(Yung Chang Li&Co.)暂住,孙先生在此居留达十一日,并参观有名的维多利亚的博物院,七月五日(8月2日)再由Victoria搭船回横滨,总计此次在加停留约一个月,这是孙先生首次访加。

四、具争议的美国行

孙先生侨居日本六年之后,1903年8月再回檀香山,主要是处理保皇党势力日益增大的问题。1904年二月十五日(3月31日)孙先生再次赴美大陆,同年十一月八日(12月14日)离美赴英。此次孙先生主要在美西加州及美东活动,亦为孙先生第二次访美大陆。因此次美国行,其母舅杨文纳除劝孙先生加入致公堂,俾获得协助,并建议孙先生应先领得夏威夷出生证,申请美国护照,以策旅行安全,乃由兄德彰转托年长同乡数人,向茂宜岛当局代为证明,取得夏威夷土生证明,并在当地法院宣誓,领到美国岛居人民持用护照,二月二十一日(4月6日)抵旧金山。依法律持用夏威夷土生证明,美国海关不得阻止入境,但保皇党向三藩市移民局告密,攻讦孙先生所持证件,结果孙先生竟未能登岸,被阻在船上一夜,次日更被移送候审所,拘囚于码头木屋中,经移民局讯问后,竟被判令出境,候原船发回檀香山,孙先生焦急异常,得致公堂黄三德之助,始获入境。此举关系革命前途甚大,如果此次不获入境,则无法促进美洲华侨对革命运动之热情,而内地发难,亦将延误。

五、二次访温哥华

1909年九月十七日(10月30日)离英赴美,时遭人误解。1910年二月十二日(3月22日)离旧金山赴檀香山,同年十二月十九日由欧来纽约,再到旧金山,这是孙先生的第三、四次访美。1911年正月初七(2月5日),孙先生自旧金山抵温哥华,应是坐船,因如循陆路,必经波特兰及西稚图,这是他的第二次访问温哥华,距首访温哥华已十四年,在加拿大西部停留月余,域多利(Victoria)侨胞抵押产业,以助革命军费。

六、访美国西北区

1911年七月十日(9月2日),离旧金山赴美国北部各地筹饷,购长途车券,期限九个月,依划定路线,沿途各埠,随意上下车逗留不拘。孙先生先后经Portland、Seattle、Spokane、 Wallwalla等埠,筹募军饷,成绩甚佳,八月二十日(10月11日)抵Colorado之Denver,孙先生访美西北区,正是辛亥革命之时。

七、结言

孙先生访美西北区,当年足迹所过,留下不少资料,但因年久,泰半乏人保管,多已遗失,波特兰(Portland)砵仑中华会馆尚存有1912年孙先生就职临时大总统相片一张,孙先生当年访问西雅图(Seattle)舍路之屋所,早已不存在,闻曾题字两幅,一幅“同心协力”现回归台北,另一幅“博爱”则由西雅图民间人士收藏。

(作者单位:台湾大学)